黑色文血

盾冬和冬盾的甜➕肉的渣渣担当,比较喜欢罗切黑的盾盾~(ㅅ´ 3`)♡

‘Winter is here.’

紫雨中的玫瑰人生——法扎首场sd 等repo

哇啊啊啊啊好棒啊啊啊啊啊啊啊,期待我的倒数第二场。

隐欢:

截至目前为止我看了三场,这是首场,过几天估计会【逃课】加场




这个标题其实是拟来做八月份miflo concert repo的,结果八月份的repo还欠着,一月就和法扎一起来了。


    十年都很快,更何况这几个月呢。


   


    我和脆鸡堡朋友一早就定了要堵进场,我躺在床上,脑子里过着流程——六点半起床,到文广,去花店,去coffee belt等脆鸡堡,然后——


    佛系追星,佛系堵门,一切随缘。


    在经历了脆鸡堡没赶上火车,我失眠结果睡过头【……】,戳不进去隐形眼镜,寻找花店的时候迷路等等一切事情之后,我终于还是站在了门口,和一众小伙伴等着薛定谔的演员。


    我这人一紧张就走极端,亢奋话唠的很,就在门口开始外放法扎歌单。


    朋友们,诱捕小动物需要诱饵,“他的美我的痛”引来了玫瑰小姐姐,Lola美得不行,笑起来特别甜,指着手账本上的玫瑰说,这是我。


    小姐姐签名画了小心心,还在青须的本子上用中文写了我爱你,用毛笔用得贼6。


   然后,我此行的目的之一,Yamin小天使被小生捕捉到了,我几乎是嗷地一声地奔了过去,保安让我们靠边站,Yamin以为他不让我们过来,就很急地转过身去和他交涉,然后绕到我们身边。


    活得,微笑着的大眼睛Yamin,我揪着鬼蜮的袖子,声音变了调:“omg he is real ,omg he is REAL!”


    Yamin抬头看了我一眼,笑眯眯的,声音有些沙沙的,“yeah”


    我把本子递上去,他很自然地接过来签名,我稍微清醒一点,推了推鬼蜮,“Hey,we have a Salieri here!“


    他抬起脑袋,“Oh,then where is Rosenberger?“


    我们玩了一把下腰和罗森博呃呃呃呃呃呃呃呃格。【保安能忍我们估计也是把我们当孩子养的】


    鬼蜮问他有没有为中国准备中国歌,他哼了一段茉莉花,哇这个人吃可爱多长大的嘛?


    然后我问Yamin可不可以合影,他说当然,我问那么您想要一张张来还是大家一起合影?他说都好,又看了看姑娘们,说大家一起来吧。


    爆炸甜了。


    后面的没弯也是爆炸甜,过来以后一个一个签名合影,这个人真的是绅士的过分,我因为紧张调错了相机,调成了gif模式,他以为没有拍完,就一直等着。



(这图是不是动不起来,没弯蹲下来太苏了)


    他和我拍照时,撑着膝盖蹲下来的样子真的是太贴心了。


    在没弯和人合影签名的时候,有一个大妈和两个大叔过来,戳我:


   “这是外国大明星吧?”


    我:“呃……不算是,吧。”


    他们三个就举起手机,hello hello,hey,hey地叫没弯,我真的有点觉得被冒犯了了——内心敏感并且真实珍惜着什么人的时候,哪怕别人稍不尊重都会有点炸毛。


    没弯签了不少之后转身走开,我们失望的嗷嗷,没想到他只是把东西放到一边之后又回来,和我们拍合影,为了入镜,我和几个妹子直接踩在栏杆上,随着没弯的un duex trois,合影拍好啦,有一妹子也坚持不住了,直接失去平衡。


    妹子超级机智地抓住了没弯的毛毛帽子。


    没弯先生被勒得一踉跄啊哈哈哈哈哈哈。


    小康的扮演者Aurore,哇妹子太甜了,小动作特别多,表情夸张,一笑就笑崩难道是每个康的命运吗……


   她签名时还跟我吐槽,我名字很难念吧!


   您也知道呀……晨曦小姐。  





    老班来的时候我正好贴着栏杆站着,脑子一热直接开口:“bonjour père!“


    老班愣了一下,然后就是笑,直接张开胳膊往这边走——装着老头,抿着嘴。


    “oui,je suis le père de Mikele.”


   我们笑出声,他是真的好看➕宠粉,一个个签名,合影也是有求必应。


    我答应他给他带煎饼,因为紧张忘了带,他听说以后直接手一摊,巨大委屈:


    “不!我的煎饼!“


    干嘛这么可爱啦你……老班进去的时候像是一个小商品回收贩。





    说起来,航班来的时候,呸一行人坐着出租车来了,对着我们狂喊:“米开来来啦!你们米老师来啦!”


    我的天特别像通知战友“鬼子来了”的革命志士。


    米和糯米想在航班身后溜进去【和几天之后的弗洛朗先生的骚操作一模一样】


    我喊了一声,糯米姐姐停了下来,开始往这边走,老米犹豫了一下跟了上来。


    我把两束花递给他们,糯米姐姐小表情太可爱了,一直说谢谢和抱歉——他们有事情,我追问了一句,采访吗?糯米姐姐点头的样子太可爱了。


    老米抱着花声音很闷,指了指自己的围巾,“cold,non non non”地拒绝了我的合影,签名也没有时间。


    大佬我爱你不过你英语真烂。


    我说好的那你快走吧【再不走来不及了】转身去找糯米姐姐,糯米姐姐非常犹豫,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老米,想要接笔。


    这期间老米蒙着脸站在那看她,感情是可以在眼神中看出来的,我第一次相信了这个。


    我问糯米,你们是不是快迟到了?


    糯米点点头。


    我说那你们快走吧。


    糯米小跑过去,和米开来肩并肩走了进去。


    哇老年人谈恋爱都这么可爱的吗。


    至于最后来的弗洛朗先生——这孩子真的长大了,小跑都不摔了。他礼物都不接,只是拿了一个妹子从武汉拿来的大粉象,一直强调自己迟到了,“I will come back soon”


    妈妈这个男人骗人。


    首场我只堵了进场,中间偶遇了出来抽烟的韦伯夫人,我用法语叫她,她便走了出来,问我们怎么样,还给我wink和飞吻。


    呜哇。


    


    首场开始,我的天,我这时候才意识到我对这个剧已经熟悉到可以接出下一句台词,想想第一次看的时候,觉得这辈子不可能看到现场。


    恍如隔世。


    尖叫声从莫扎特一家三口出场开始,大家都很有秩序,台词和唱段之前停住了。


    航班的爸爸缺少一点摇滚感,但是温柔,出乎意料的温柔,开场前我一直担心他会掏刀捅死扎特,结果他更偏向于那种慈父,就是孩子处于青春期的那种无奈。第一支曲子是未雨绸缪,开场舒缓,后续爆发十分饱满。


    很多人拿糯米和maeva比较,从音乐剧粉丝角度来说,糯米的表现不如姐姐有爆发力,不过非常沉稳厚重,比起原版更像“姐姐”,和航班搭配在一起刚刚好,她在卫兵经过的时候拎着裙子那一躲非常有内容,细节很好。不过,像是官摄里面maeva那个抬手做木偶样的动作没了觉得挺遗憾的。


     然后米老师在背后追着妹子出场,全场炸掉。


    我也booooooooooom


    然后就是喜闻乐见的连环亲亲,亲到小哥哥时毫无悬念的全场翻锅。


    离家那边缺少了撒娇,遗憾。


     不得不说,2018年的扎特就是一小倔驴,不撒娇不听劝,回头看妈妈,妈妈摇头之后欢快的答应了阿洛:“好呀我教您。”


    我的天,在我家你早就被打死了亲爱的。


    吻我的扎特没带包,笑死hhhhhhh挨个握手。


    这次的法扎细节上处理的太好了,很多地方都更衔接得当。不会让人觉得突兀,比如睡玫瑰前,阿洛的后续“我进入了歌剧院,现在不愁没有好唱段。”


    她扔下谱子的时候扎特瞪大了眼睛,看看谱子又看她,一脸不可置信,然后跨过谱子去拉她。


    他甚至不要他的音乐了。


    我最喜欢的台词,“沃尔夫冈 阿玛德乌斯 莫扎特在经受背叛羞辱之后向在座致敬”米是吼出来的。


    除了泪奔还能怎么样。


    至于下半场,flo跳舞,接住伴舞小姐姐这些好多人repo过了,实在不想写了,不过还是感叹一下他的可爱。


    黑嗓发不出憋到打嗝心疼又好笑。


    活到爆,米老师被吊起来,萨聚聚仰头追随他的镜头直接导致了我没了半包纸巾。


    安可的时候米老师跪下去,手贴舞台亲吻,眼泪落下来把妆哭花了,我泪流满面,好像在看着谁把灵魂呕出来。


    冲台的时候yamin把我给flo的花抢过来塞给了米,我:guguyhuidso


    合影环节的flo可爱到让保安捂脸。保安大叔嗷嗷叫着他:先生!先生!不要自拍!不要签字!不要拥抱了!


    这个宝宝摇头摆脑的,笑嘻嘻地嘴里嘟嘟囔囔地学保安,一把揽过妹子抱抱。


    保安捂脸✖️1


    后来保安大叔大叫:好了!好了!下一组!


    flo直接开始学他说话:吼辣吼辣,说着背过身去把妹子的东西签了。


    保安捂脸✖️2


    他拍照还垫脚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
    米老师看上去非常疲倦,我忍不住问他ça va bien?他说”艰难但是可以坚持“


    旁边的妹子带了印着flo的手机壳,举起来给他看,flo宝宝以为我们在拍他,于是凑过来做了个表情。


    ……浪费感情了哦弗洛朗。


    我在旁边看着他们,嘻嘻哈哈,本来非常非常开心,结果米老师傻笑着跟flo说的一句话直接让我哭了出来。


    他兴奋地大喊,看啊flo,我们在中国。


    你在不可置信什么呢?你——你们那么棒,那么值得。


    有些事情不知道未来是否可期,不知前路几何,他们走了十年。


    我去排了合影,保安告诉我还只剩九分钟,我说没关系,心里说你让我找点事情做吧,什么都好——


    然后下一组到我了。


    我走过去,抱住flo,告诉他我爱你,他说,我知道的。


    我转身看米开来,问,can i steal a hug from u?他当时正抱另一个妹子结束以后什么也没说直接把我用力抱住,我眼泪泳上来 声音抖得不行,嘴唇贴在他脖子上,说,you light my world, thank you, merci,他把脖子往我这边靠过来,贴在我嘴唇上,然后又转到另一边蹭了蹭,随后向后退开一点,看着我,说non, thank you。


    我走出剧院,和朋友在罗森喝酒,外边在下雨,一切和gala那么像。


    一切和从没开始过——从没结束过的景象那么像。


    







评论

热度(99)

  1. 黑色文血隐欢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哇啊啊啊啊好棒啊啊啊啊啊啊啊,期待我的倒数第二场。